思,只是自己使了个小心眼,以为陈佳新来乍到,又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东西,必定写不出什么像样的报告,万丽只是想拿自己的报告和陈佳比一比而已,结果却出现了这样的结果,现在最简单最太平的办法就是把陈佳的一份埋没掉算了,就当陈佳没有写,就当自己没有耍这么个小心眼。万丽就从抽屉里把陈佳的报告拿出来,准备干脆带回家去算了,但是一拿出来,就忍不住再看了一下,这一看,心情就全然不一样了,陈佳的文章,不仅字里行间才华横溢,从文字背后透露出来的自信,更是非同一般,就像那个美丽高雅的陈佳站到了她的面前,她分分明明地感受到,陈佳气质的背后,是一种过人的坚强和力量。万丽心里无可回避地泛起一股酸涩的滋味,她品咂着,忽然间就冒出来一个念头,万丽自己都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。
本来这一天,她是要在康季平那里度过的,什么也不想干,什么也不想听,就想无声无息地坐在那里,陪着康季平。可是,一接到小邢的电话,她又不由自主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里,把康季平远远地抛在了墓地里。
本来这种事情,你政府的公司不干,别人谁肯干?周洪发有苦说不出,接是接了,总想转嫁一点出去的,就联系科思,科思当时,在其他项目上,正有求于周洪发,不敢得罪,便答应下来,但是资金却一直拖拖拉拉,不肯到位。周洪发一出事,科思立刻变脸,宁可赔偿毁约的损失,也不肯将这桩合作继续下去了。
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,留省的名单正式公布了,与一开始大家希望和猜测的出入比较大,六十多个人总共只留下两个人,南州的高洪是其中之一。康季平在电话里跟万丽说,失落吧?万丽说,才不呢,我早跟你说过,我不想呆在这里,我要回南州的,南州是我的根之所在。康季平说,主要南州有我在。万丽说,你感觉好。康季平说,万丽,说不失落也是假的,总有一点的,如果都不留也就算了,多少留了两个,却没有你,这说明你不是最拔尖的嘛。万丽说,拔尖不拔尖,要看怎么看。
毕业四年后头一次见面,就是这样的谈话,谈话的方式和从前一样,康季平一如既往兄长似的关心万丽,但万丽不再是他的小妹妹,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候,康季平不是兄长,他不配——万丽再次冷笑了,说,谢谢你的提醒,我打算明天就去登记。康季平说,我本来也犹豫过,到底要不要来找你,现在看起来我的决定是错了,我不来,你还不会这么急,我一来,反而刺激了你。万丽说,不是因为你,是因为他,因为孙国海,因为我爱孙国海!康季平点头微笑,说,我相信。康季平这么说了,万丽倒傻了,她激烈不起来了,在她内心最隐秘的地方,好几年时间,康季平是一直藏在那里的,一直到孙国海的出现,慢慢地,慢慢地才将康季平的影子挤走,但是现在,这块阴影好像又在爬出来。
闭幕式一结束,万丽和林美玉黄林就急急赶回办公室,明天,这个特意为“五艺节”建立的这个临时办公室就要撤销了,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回办公室,办公室里很乱,万丽和黄林赶紧整理打扫,林美玉说,我上个厕所,一去却一直没有回来。万丽和黄林打扫到一半,部办公室主任老冯就过来说,万科长,你这里不用打扫了,平书记时间紧,直接到会议室,大家一起接见。又说,平书记的车马上到,计部长已经下楼去接了,其他同志也都在会议室等着了,计部长说,你们几个,是今天的主要人物,先别进会议室,在走廊里候一候。万丽和黄林就走出来,站在楼梯口等着,听到楼梯上传来说笑声,知道平书记到了,大家
餐厅里共有八桌,主桌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Next Post

保姆老太在旁边都听在耳里看在眼里,赶

周五 11月 22 , 2019
思,只是自己使了个小心眼,以为陈佳新来乍到,又没有 […]